离婚成本
离婚成本
离婚诉讼
离婚诉讼
离婚技巧
离婚技巧
财产分割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子女抚养
涉外婚姻
涉外婚姻
婚姻调查
婚姻调查
非法同居
非法同居
再婚家庭
再婚家庭
婚姻文书
婚姻文书
网站新闻
网站新闻
协议离婚
协议离婚
文学长廊
文学长廊
法律法规
法律法规
婚恋指导
婚恋指导
港澳台婚
港澳台婚
离婚赔偿
离婚赔偿
继承赠予
继承赠予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见证
律师见证
移民律师
移民律师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家庭权利
家庭权利

奉子成婚后孩子没了,婚姻也没了

时间:2009/8/27|

阅读量:1379|

来源:朱运德

文本标签:婚姻文书
▲▲ 被他感动,爱让我包容一切
    这几年,我经历得实在太多了。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父母的话还是要听的,世上最亲的人还是家人。只是我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想当初,父母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以为爱是两个人的事,别人明白不得,也干涉不得。我还记得母亲当时抹着眼泪对我说,悠悠,以后你就知道了,天底下就没有哪个父母会害自己的儿女……言犹在耳,如今,妈妈已经不在了,回忆起这些,我总是泪流满面,心里除了后悔就是愧疚。
    我和远磊是通过朋友认识的,一起玩过一两次。最初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他长得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有点丑,三角眼,看起来不像个好人。但他似乎挺喜欢我的,见过一两次后,就开始追求我。我工作特别忙,常常连饭都没时间吃。他知道了,就经常买鱼,然后带到朋友家,亲自下厨炖鱼汤,叫我下班后去喝。不知不觉中我被他感动了。
    远磊对我真的很好,他有点钱都花在我身上,给我买这买那,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他的朋友都说他抠,可我从来没这种感觉。那时他刚辞了工作,没有上班,身上也没什么钱。但打个比方说,他知道我喜欢吃鸡腿。他身上仅有10元钱,也会拿出8元钱给我买鸡腿吃,自己饿肚子。
    远磊是我的初恋,我也是他的初恋。有个女孩一直暗恋他,但他从来没喜欢过对方,他是这么告诉我的。我们都非常珍惜这段感情。
    唯一让我不满意的是,远磊整日无所事事。开始他告诉我,他不上班只是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可一个月后,两个月后,三个月后,他依然没有工作的打算。后来在我的劝说下,他去工作了,可从来干不长,挑肥拣瘦的,总说工作不合适。
    他的懒散,不求上进,让我始终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也因为这,我想过好多次要和他分手。但从来没跟他提过,每次都只是想想。刚有了分手的念头,一看见他,我的心就软了。说实话,他对我的好,我舍不得。
▲▲ 奉子成婚,父母反对也要结
    有一段时间,我没咋理他,想慢慢冷却这段感情。但远磊一直不放弃。恰在这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第一个反应是要把这个孩子打掉。我跟远磊说了,他也同意了。我们去了医院。可就在马上要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犹豫了,耳边似乎总是传来孩子“嗷嗷”的啼哭声,仿佛是肚里的小生命在恳求我不要这样放弃他。我的母爱就是在那一刻迸发出来的。
    我对远磊说,手术我不做了,我们结婚吧。远磊显得非常吃惊。他问我,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没回答他,反问他是选择结婚还是打掉孩子。当时我心里是这样想的,虽然怀上这个孩子是个意外,但毕竟他是个小生命,况且我和远磊也不是没有感情。如果他同意结婚,我会和他好好过日子,帮着他改掉懒散的毛病,但如果他非要打掉孩子,那我和他也就结束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他。
    没有让我失望,远磊选择了结婚。后来他跟我说,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这个孩子不留下来,我们以后真就没戏了。
    可真说到结婚,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要过我父母这一关。
    我父母之前见过远磊,他们不是很满意,一直反对我们交往。但我从小脾气就拗,我就觉得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别人越反对,我越坚持。就这样,和远磊一直偷偷恋爱了1年多。
    怀孕后,我想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父母即使再不满意,也不会太反对了。可谁料,母亲一听说我怀孕了,气得第一次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又因为心疼流下了泪水。母亲说什么都不同意我们的婚事,逼着我去把孩子打掉。我也很固执。不管母亲怎么说怎么劝,我都听不进去,执意要嫁给远磊。
    眼看着我的肚子一点点大起来,母亲拗不过我,只好妥协了,十分无奈地同意了我们的婚事。可对远磊,母亲始终没有好脸色。
    远磊和他父母来我家提亲。当着远磊父母的面,母亲说:“你家条件不好。他要是能干也中,又没本事。我闺女长得这么漂亮,嫁给他真是亏了。”这让远磊很不舒服,也在他心里扎下了一根刺,为之后两家不可调和的矛盾埋下了隐患。婚后没多久,远磊就跟我说,他再也不会踏进我们娘家的门。
    我们是2006年年初结的婚,我没有再工作,一直住在婆家,等待着宝宝的出生。
    说实话,婚后远磊对我比以前还要好,但是也更懒了。他总说结婚了,马上又要当爸爸,压力特别大。可他嘴上说有压力,却总不见行动。他天天呆在家里,不出去工作,甚至连家里的农活都不想干,每天睡到中午头,连他爸妈也喊不起来他。他妹都看不过去,当着我的面说他:“哥,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嫂子会跟你离婚的。”我听了,越发觉得不值和委屈。那时,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希望孩子出生后,他会慢慢地改变,知道自己身上的重任,知道为这个家努力工作。
▲▲ 痛心疾首,孩子只活了33天
    2006年7月,儿子出生了,一家人都非常开心。
    我在婆家坐月子。大夏天,特别热,他家没有空调,还不能开电扇,我和孩子身上一下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痱子。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起过那样的痱子,身上又痛又痒。实在忍受不了,我跟远磊建议,让他买台空调,哪怕是借钱买,以后这钱我来还。可他不吭声,后来我提得多了,他就说:“我们不能借钱享受。”我心里很委屈,如果他肯工作,肯争气,我也不会受这罪。
    没办法,我只好忍着。几天后我爸妈来看我,问我家里为什么没装空调。我不想远磊为难,不想在两家之间再增添矛盾。当时我还为他找借口,说我自己怕得空调病。
    好不容易熬到孩子满月,第二天我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我家虽然也没空调,但两层楼,我住楼下,相对来说,比较凉爽,我和孩子都能舒服些。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到了娘家。我腰痛得厉害,孩子好像也不太舒服,没怎么吃奶。到家的第一天孩子没拉臭臭,第二天却开始拉肚子。我很担心,就抱着孩子去了村里的诊所,医生看了,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开了点止泻药。
    可谁知第三天,我和家人在屋外说话,孩子一直哭,我进屋一看,孩子脸色有些发紫。我赶紧叫我妈打120,医生赶过来时,孩子已经不行了,没有了呼吸。啥原因也不知道,他们说可能是拉肚子拉的。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失声痛哭。
    接到电话,两个小时后,远磊赶了过来。望着我怀里已经没有呼吸的孩子,他完全傻了,呆呆地,好久没说话。后来他把我叫到一边,问我怎么回事。我哭着说,我也不知道。失去孩子,作为母亲,我心比他更痛。这时候我觉得他应该安慰我,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不要再哭了。他对我爸说,把孩子找个地方扔了。他们老家的规矩,小孩不兴埋,都是找个荒地或深沟扔掉。
    我一直不愿意,紧紧地抱着孩子,不放手。孩子跟我长得很像,很漂亮。我想,将来他一定很聪明。可为什么,老天这么狠心,这么突然地把孩子从我身边抢走。孩子才在这个世界上呆了1个月零三天,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妈妈就离开了我。
    后来远磊就一个人走了。因为刚办过满月,他家人不让我回去,让我在娘家再多呆几天。可谁知,远磊这一走,我们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 矛盾加深,婚姻走到了尽头
    远磊回去后,也不知他家人怎么跟他说的,他们把孩子的死都怪在了我家人身上。他们说我妈有病,邪气影响了孩子;说办满月酒时,我爸掉泪了,这样不吉利,害了孩子;还说……总之一切都是我家人的错。他妈甚至给我家打电话,说是我家人害了孩子,以后不让我妈进他家门。孩子不在了,谁都心痛。他们还说这样的话伤人,也不听我的解释。从此,两家人的矛盾更大了。
    当初结婚是因为有了孩子,如今孩子没了,远磊又不好好工作,我觉得这段婚姻没有了指望,就想和远磊离婚。但毕竟有感情,离婚的话我始终没说出来。我爸妈虽然对他很不满意,但也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可他根本不理解。他来娘家接我回去,我让他道歉,写保证。可他只说以后好好干,一点诚意都没有,完全像在敷衍。我逼得紧了,他就说我无理取闹,干脆又一个人走了。
    后来,我爸跟我商量,让远磊拿一万元钱,作为婚姻保证。远磊家的情况我非常了解,我知道他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可我还是打了这个电话。我也想看看远磊的反应。但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觉得我要钱是要给我妈治病,而不是为了维持我们的婚姻。我没想到他这样看我,我们的误会越来越深。
    那时,我妈的病越来越重,成天吃药,我也是腰疼,成天吃药。外婆80多岁了,还要照顾我和我妈。我心里不是滋味,就对家人说:“不中我回去吧。”俺爸不吭声。俺妈站在旁边说:“养你都养了20多年,花这点钱倒养不起你了。”
    听我妈这么说,我更觉得对不起她。我留在了娘家。后来我妈要做手术。兄弟姐妹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真的,我觉得在那个时候,除了我之外,不可能再有谁更该挺身而出了。百病气上得,我一直感觉愧疚,觉得我妈的病都是被我气的。
    我妈在医院住了快半年,我在医院照顾了半年。本来我还抱着希望,如果远磊能来看看,说几句道歉的话,给我一个保证,我这人心软,可能还会跟他好好过的。可他让我太失望了。这期间公婆还来看过一次,可他连一次都没来过。我借口让他给我送身份证,他也不肯来,非让我自己回家取。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最初他还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家,后来他的电话我都不接,再后来他也不打了。我们大概有一年都没有联系。2007年8月,我想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给远磊打了电话,说想把离婚手续办一下。他也同意了。我们第二天就一起去了民政局,很快办好了离婚手续。
    走出民政局,我跟他说,想把结婚时我妈给我做的被子拿回去,可他却冷冷地对我说,你把我以前花在你身上的钱还给我。听了他的话,我当时就一个感觉,我跟他几年白跟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来。这几年我天天流泪,泪都哭干了。我很迷茫,我们在一起时,他对钱看得并不重要,不在一起了,难道就非得成仇人吗?
▲▲ 心结难解,不敢再付出真心
    离婚后,我又成了家人的心病。我妈希望我能再找一个,可我真的怕了。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也去见了几个,可我再也找不到爱的感觉,内心深处对婚姻有种惧怕感。我不愿真心付出,害怕再失去,再受伤害。
    去年10月我妈过世了。临走前,她已经说不出话,意识模糊,只有呼吸,生命之神慌乱地游走在周围……我把兄弟姐妹都叫了过去。我们在床边喊她,她竟然答应了几声,睁开眼看着我们兄妹几个,目光最后落在了我身上。我感觉我妈是要把这个家托付给我,让我承担起这个家的重担。之后妈就闭眼了。
    我妈走后我两天两夜没睡。下葬的那天,我歪在椅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我妈拉着我的手,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我。
    这两年我一直活在悔恨和愧疚中,总觉得是自己把我妈气成这样的。家人都劝我,安慰我,说和我没关系,可我就是走不出来。当初和远磊结婚,我是在赌,想着即使输了,输掉的也不过是一场婚姻,但我得到一个孩子,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么惨重,孩子没了,婚姻没了,连妈都过世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妈走了,爸一夜之间,由一个精神抖擞的中年人变成了一个老头儿。我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多想,只想把我爸照顾好,把家人照顾好。我要为自己以往的固执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