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成本
离婚成本
离婚诉讼
离婚诉讼
离婚技巧
离婚技巧
财产分割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子女抚养
涉外婚姻
涉外婚姻
婚姻调查
婚姻调查
非法同居
非法同居
再婚家庭
再婚家庭
婚姻文书
婚姻文书
网站新闻
网站新闻
协议离婚
协议离婚
文学长廊
文学长廊
法律法规
法律法规
婚恋指导
婚恋指导
港澳台婚
港澳台婚
离婚赔偿
离婚赔偿
继承赠予
继承赠予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见证
律师见证
移民律师
移民律师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家庭权利
家庭权利

深圳涉外婚姻逐年上升 今年起手续办理下放到区

时间:2009/8/28|

阅读量:1653|

来源:朱运德

文本标签:涉外婚姻
 近期,记者从深圳市有关部门获悉,目前在深圳的外国人士达万余人。随着他们在深圳的生活、工作等方面的深入,跨国婚姻也在逐年增加。10月4日,深圳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2004年度深圳市的涉外婚姻有2 00多例,今年截至目前,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最近几年都呈上升的趋势”。
  据悉,深圳特区成立至今,涉外婚姻登记呈波浪式发展的趋势。1987年至1990年曾连续四年超过1000例。
  相关政策
    涉外婚姻办理下放区民政部门
    记者另悉,从今年1月1日起,深圳市涉外婚姻办理下放六区。
  去年前11个月,市民政局已为178对涉外新人登记结婚,为20对涉外离婚者办理离婚。该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元旦起,涉外、涉台婚姻登记权下放六区民政局后,当事人(需有一方为深圳常住户口)办理登记只需与配偶就近前往其户口所在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手续即可。
  涉外婚姻登记的手续办理所有调整,由原来的市民政局统一办理调整为由六区民政部门分别办理。
  个案
    法国男人深圳找到爱情
  他是优雅的法国老板,她是漂亮的湖南辣妹子;他在中国开了一家接一家的工厂,她在忙碌的工作中享受生活。他们以前都曾有过一段婚姻,在深圳偶然相遇,最终走到了一起。
  坚强而充满个性的莉莉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一个外国人。谈到最终选择他的原因,“他爽朗、大方,热情,善解人意。”莉莉看了一眼桌子对面的丈夫米歇尔·德瓦尔,然后慢慢地说:“他是一个好人。”
  一段舞让两人结缘
    认识两人的朋友都纷纷告诉记者,让他们印象最深的是两人的舞蹈,他们从没见过跳得更好的。莉莉说,正是舞蹈让他们结缘。两人是在深圳的一个酒吧里初次见面的,当时米歇尔邀请莉莉跳舞,让莉莉没想到的是,米歇尔跳得非常好,而受到感染的莉莉也配合得很好。他们说这是因为是两颗心在一起跳舞。两人随后继续交往,最终走到了一起。
  我也许会死在中国
    米歇尔来自法国维也纳省的拉罗歇尔市,他从小就跟随在法国军队工作的父亲游遍了大半个地球,1997年米歇尔来到香港开办了一家公司,2002年在深圳开办了一家办事处。米歇尔喜欢深圳,因为这里和他的法国故乡一样,都是一座海滨城市,环境很好。他开玩笑说,自己在这里生活、工作,也许会死在中国。
  在海上世界旁边,喜欢法国菜的米歇尔开了家拿破仑餐厅。他说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就是中国菜和法国菜。
  每周日是家庭“法国日”
  米歇尔已经完全习惯了中国的饮食和文化,他说家里有四个中国女人———丈母娘、妻子、女儿和保姆,每天接触到的都是中国文化,他已经200%中国化了。在湖南妻子的影响下,本来不吃辣椒的米歇尔现在是“无辣不欢”。
  在这场跨国婚姻,两种文化难免遇到摩擦。米歇尔的厨艺不错,8岁的小女儿很喜欢,但莉莉不太愿意吃,尤其是法国奶酪,“味道怪怪的”。而对于莉莉推荐的湖南臭豆腐,米歇尔也是敬而远之。文化上以及生活上的差异也造成其他的摩擦,但两人坚持的原则是“不让矛盾过夜”,这时总要有一方让步,而让步的一方“往往是犯错误的一方”。
  市民观点
  “他们在深圳多数是孤独的”
  在深圳的外国人,身处异乡他国,因为国度、习俗以及信仰的不同,他们在中国,在深圳,会有哪些精神诉求?而他们又是如何宣泄的呢?
  昨日(10月6日)下午,记者采访了深圳鸿扬英语学校的老师阎震。他曾留学美国,对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了解较深,也因共同的音乐爱好,他的在华外国朋友甚多。他认为,在中国的外国人,就和中国人在国外一样,是孤独和隔离的。
  深圳外国人数量不算多
    阎震说,老外在中国的精神诉求并不多,除了少数来华工作的老外,他们多数是为了学习,前者停留时间大多不长,无所谓精神诉求。而后者多数出于对中国民风、民俗以及东方文化、旅游的好奇和兴趣而来,了解这些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的满足。他称,另有相当部分老外想娶个中国老婆,因为他们喜欢东方女性的阴柔、细腻。
  在宗教信仰方面,阎震说,上了岁数的外国人才会有,而年轻人即使在自己国家也很少有去教堂做礼拜的习惯。
  阎震称,目前,北京、上海、西安、广州以及桂林、丽江这样的地方,外国人最多,但深圳的外国人数量并不算多,因为老外来华一般到大学集中的城市,而深圳的大学太少。
  局限于自己的圈子而孤独
    阎先生介绍,老外在深圳的生活,除了少数老外努力与中国人打成一片外,多数时间都在这个圈子里不会出来,“相对来说,他们是孤独的”,与中国社会有种无法突破的隔膜感,毕竟,中国对他们来说是异国他乡。
  “外国人在中国最大的不爽,大概还是思维习惯的不同。”他说,尤其是刚来中国的,首先遇到的就是租房的问题,很多人不愿租给老外,嫌其太吵太闹、不安全,还怕他们不交房租。
  阎震认识一位来自牙买加的中年女士,给小孩做家教,小孩很怕她,因为她是黑人。她觉得很奇怪的是:中国人不太爱说谢谢;走在外面,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会对她吹口哨;和年轻男孩一起吃饭,如果她付钱,别人会有怪异的眼光。
  喜欢假名牌和盗版碟
    对于老外在华难找工作、生活无着的例子,阎震并不觉得奇怪,在他的外国朋友圈子中,很多都是硕士甚至博士,在中国的大学里学习,同时打工赚钱养活自己,生活很懒散,购买力比中国人都要低,花钱也很节省,有个上万元的存款就很了不起了,他们很喜欢中国的假名牌和盗版碟。
  在阎震看来,在中国的外国人里,非洲、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的人最多,因为那些国家相对落后,他们来到中国能赚更多的钱,日本、韩国人也很多,而欧美人的数量则不算太多,来中国的欧美人素质也不见得都很高。在深圳,高素质的外国人大多集中在金融业,因为这样的机构开得起足够高的工资。